白璟然

Ma limpido è il mattino



我是白璟然。

背景来自白庚。
头像来自临哥。

8好意思我是白璟然

打扰大家就是最近把car都🔒啦。

如果想看置顶有我敲门砖请来敲我。

谢谢大家,晚安。


虽然也没写过太多的伪渣但是还是说一下

伪渣毕业了,应该不会再写了,因为伪渣关注我的宝贝们取关随意♡

感谢你们的关注


【电子刊彩蛋】《未止遇见》——昱剑同人曲

《未止遇见》——昱剑同人歌
-那是我的命运在此降临-

歌曲及pv链接见评论。

staff
策划/文案:白璟然 @白璟然
作曲:Rene @专注搞声子博客
作词:白璟然 @白璟然
         东歌_Teagan @东歌_Teagan
          Rene @专注搞声子博客
编曲:阿九
         Rene @专注搞声子博客
唱见:奶昔 @一杯奶昔
后期:恐龙音乐
题字/pv:东歌_Teagan @东歌_Teagan
美工:陌缘设计

【昱剑】“望雨收云断”寒露联车活动

这里是宣发现场⭐

活动时间:10.8

活动tag:望雨收云断

00:00 青柯鸽子  @青柯鸽子 

《灵魂伴侣》

“我不愿意找应该的人,我只愿意找我爱的人。” 

01:17 开拖拉机的相声演员 @开拖拉机的相声演员

《Swallowtail   Butterfly》

如若恐惧,又何必相爱

02:00 Rhodes @Rhodes 

他眼睛里真是藏了通透的情绪,而此刻明晃晃的疑问就呈在里头,马上要倾倒出来淹没方书剑,而他只管问,不管方书剑怎么答,优等生从来都要问问题。

04:00 ppinecone @ppinecone 

 《送给无止无尽的夏天》

“你知道卢梭和华伦夫人的故事吧?”方书剑一下一下轻踢凹凸的地砖,仰头眺望趴在青山顶上泛光的雪,“有多少情侣是冲着浪漫传说来的,说这座爱桥是他们约会的地方,其实这只是个谣传而已。”

“我知道。”

“不遗憾么?”

“不遗憾。”

“——我喜欢这里,这里的夏天很漂亮。”蔡程昱垂眼看他,一字一句掷地有声。

06:00 幸运六 @幸运六 

《牲口挽歌》

雁群飞过荒芜的处女地

08:00 东歌_Teagan @东歌_Teagan 

《Radioactive》

他就那么埋首在蔡程昱颈间,眼睫毛不自察地刮蹭到了对方的皮肤。只听见他问道:“师叔,你喜欢我吗?”

08:05 横舟  @横舟

《On the road 》

破破烂烂的军绿色吉普车停在一棵芭蕉树下,暴雨毫无征兆的赶来,铁皮和树叶叮叮咚咚淅淅沥沥,方书剑解开安全带去吻蔡程昱,“这是离家出走一个月纪念日的礼物。”

10:00 金金今天爬墙了吗 @金金今天爬墙了吗 

《Infection》

他当然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蔡程昱心底完全明白。发烧的人不是他,这会脑袋却混沌不明。

“家里的套还有吗?”

他听见有谁那样说。

12:00 笋 @笋takekori 

《如果没有你》

他幻想过无数次的飞翔,居然在一只小床上,一只传统的、封闭式的、摇起来很大响弄的小床上办到了,还这样轻而易举。不,不是轻而易举,这是他几乎用尽了全力,才换来的片刻的苟且。

他擦掉眼泪,脱力地揪着蔡程昱的手臂,“来,我们继续。”

当蔡程昱托着他再度飞升起来的时候,他突然意识到,他们不过是在风里旋转的两片落叶而已。

14:00 红糖麻花本花 @红糖麻花本花 

“方儿,你一定要这么跟我说话吗?”

“您说什么呢?我可跟您不熟呢,蔡老师。”

16:00 一块肉 @一块肉

“方儿你醒啦?”

“嗯,你怎么突然看起这个了?”

18:00 一杯奶昔 @一杯奶昔 

《OXYGEN》

我对于你,如鲸向海,似鸟投林,无可避免,退无可退。

19:00 项殊 @项殊 

《同温层》

白衬衫的扣子牵着那根脆弱的绳线无声坠落,被方书剑小心着合拢了五指,裹挟进汗津津的掌心里。

“蔡程昱,你亲亲我。”

20:00 白璟然 @白璟然 

“因为我爱你,蔡程昱,因为我爱你。”

22:00 十四溪 @十四溪 

《九月摇篮曲》

“我的小朋友,我同你在谈恋爱,你知道不知道。”

24:00 一把刀 @一把刀 

《笨蛋情侣》

“方书剑蜷在蔡程昱怀里小声抗议:‘你是笨蛋!’等了一会,又小声嘟囔到‘我们是笨蛋情侣。’”

放暑假小朋友,我能不能睡到十二点逃避这个现实

🙃快唱音乐剧

五毛钱喊麦,何必,怎么会这样

我也来试图试试。
但是我文基本啥也没有。
哈哈,我自闭了。

Gabryl:

虽然作为一个三分钟热度的邪混党,我觉得一直以来都在看我的文的人应该不存在,但我还是想试试……

不尋很絕望:

【欢迎转载】

除了自己想知道, 也希望能帮到广大写手寻找到属于你们自己的答案。

写手请随便转载, 但请善用loft的转载功能, 不要另外自己再上传同样的图。这是身为图片原作者的小小请求, 谢谢!

祝有人搭理!

*之前其实上传过这图, 但当时被无授权大幅转载, 所以在此再次上传一个有水印的版本, 希望大家有缘见到的话, 可以转载这个版本, 而不是之前无水印的版本。

就算我这里没人回答, 只要能帮到一些写手得到回答就很满足了。

(另外各位愿意帮我在之前的帖子加上此连结的写手们, 谢谢!)

[伪渣接力第23天]高考

*献给高考。


   阳光刚刚跃上斑驳的玻璃窗,摇动的光影在大巴车的皮质座椅上流转,流动的光点在玻璃与车座椅上反复跳跃熠熠闪着光,一车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无人言语,却似乎已经胜过了万语千言。


  这个早晨,五年,十年,二十年后,都会被永久珍藏。


  老唐坐在大巴的最前面,艳红色的短袖在初升的阳光下格外显眼,他带着扩音器,声音透过沙沙地电流声传来。


  “准考证和考试用具,大家再检查一下,看看都带齐了吗,大家都别紧张。”


  他靠在椅背上,靠座椅稳住身形,看着车里或闷头复习或闭目养神的三班同学,过往的一幕幕又涌现在脑海。他从教几十年来,送走一批又一批学生,什么风浪没有见过,却还是把每次都当做第一次送别,扶着把手一连说了三个“大家别紧张”。


  忘了是谁曾经说过,要把每个学生都当做自己的孩子。老唐觉得自己做到了,三班同学也觉得他做到了。


  从学校出发开往考点的路很长,大巴夹杂在送考的车辆中缓缓驶着,道路两旁是为高考车辆开路和维持秩序的警车,开着扬声器提醒周围行人行车为高考车辆让路。


  三班同学复习的已经放下课本,开始默默地看着窗外,或者和旁边同学小声地窃窃私语。万达刘存浩等人还在致力于活跃气氛,两人你一言我一语的在车上拌嘴。许晴晴和徐静坐在一起带着耳机听歌,嘴里小声地哼着歌。音符划开空气荡出一小片涟漪,渐渐变成全车人的合唱。


  “还记得你说家是唯一的城堡,随着稻香河流继续奔跑。”


  “回家吧,回到最初的美好。”


  谢俞和贺朝坐在最后一排,窗户开了条缝,吹起窗边垂着的厚重窗帘,谢俞抬头看到阳光打在贺朝硬朗的轮廓上,与正偏头看着自己的他对视。


  靠近考点的时候车缓缓停下,在“吱呀”的刹车声做背景音的晨光里,谢俞反手捏了捏贺朝的手心。


  “哥,别紧张。”


  闻言贺朝难得地没有打趣,若在平时他定会拍着胸脯说你朝哥怎么会紧张呢,而这次他只是握住了谢俞的手指。


  “放心吧,加油小朋友。”


  下车的时候老唐还在一遍一遍重复考场注意事项,贺朝路过他的时候转头用轻松地语气说:“放心吧老师,我们都准备好了。”


  老唐看着这位曾经让他急破了头后来又让他骄傲的东楼老大,又转头看了看站在他旁边的谢俞,眼眶一热,迅速背过身去说“加油”。


  贺朝一笑,也不拆穿,只和谢俞一起点点头应下来。


  题不算难,大部分题型都练习过,谢俞做完之后还有差不多半小时,迅速地检查了一遍之后开始对着手腕处的红绳发愣。


  高考随机考场,他和贺朝分在两个楼上,想起高二开学的时候和这个傻逼分在一个位置的故事开头,跌跌撞撞一路颠簸成了现在这样,也算是命运使然。


  高考两天都是艳阳高照的好天气,只在最后一场临近结束的时候才飘来几朵乌云,拉暗了明晃晃的天空,像是马上要落下一片毛毛细雨。


  谢俞接过贺朝递来的棒棒糖揣进口袋,走到门口和万达等人汇合,同学都围在老唐的旁边七嘴八舌地汇报自己高考战绩大获全胜,想让老唐放心。有位女生觉得自己没有发挥好红了眼眶,大家纷纷围在她身边安慰她。谢俞晃了晃神,仿佛看到运动会前大家定制班服和那张青春洋溢的照片。


  爱与和平。


  回校取档案那天也是一个明媚的上午,在之前同学之间已经在网上相互了解了成绩,三班整体成绩排名学校前列,那位觉得没有发挥好的女生成绩出来之后发现只是自己的错觉,心情瞬间好了不少,回来取档案的时候还与同学们相互打闹。


  谢俞转头看看贺朝的档案,又看看自己的,将两叠档案摞在一起,发现高三已经过去了。


  我们在故事中经常看到的兵荒马乱血流成河的高三,或者说点石成金黑马频出的高三,都已经过去了。快得像一阵风。


  像风吹起窗帘,一辆大巴车从秋天开到夏天。


【昱剑】烟火

方方双⭐设,短打不开车,意识流。


在爱情面前,我们总是沉默。



   蔡程昱接了一杯热水放到方书剑的桌子上,很普通的玻璃杯,在桌子上亮亮地反射着太阳的光,有一个小小的光点刺得蔡程昱眼睛疼。方书剑趴在桌子上没有抬头,手指在桌下攥住蔡程昱的衣角,衣服上打起褶皱,蔡程昱掰开方书剑冰凉的手指,换自己扣住他的手,蹲在地上看着方书剑。


  “需要我去给你买止疼片吗?或者换一杯红糖?”


  他看到方书剑细碎的头发被汗水打湿一绺一绺地贴在额前。他伸手环住他,让他把脑袋抵在自己身上,窄窄的肩膀贴在他的腰上疼得颤抖。蔡程昱摩挲着他的背,方书剑浑身冰凉,牙关咬得死死地,双手扣住蔡程昱的腰,勒得他有些发疼。蔡程昱手足无措地感受着方书剑的疼痛从他指尖的皮肤顺着纹路流向自己,这是他只在生理课本上才能看到的疼痛。


  他的男孩是洁白而嫣红的,承受着削骨的疼痛。他想。


  他知道方书剑这个秘密是在一个月亮还没有升起的傍晚。夕阳是橘色的,像残照的流云,巷子是窄的,是隐秘的,阴暗而嘈杂。方书剑窝在墙边,光照不到他,但却完整地勾勒出他面前那几个人高马大的男生和他们不堪入耳的污言秽语。


  骂骂咧咧一会之后他们自讨没趣地走开了,蔡程昱扯了扯背包带子,伸手抱住了方书剑,说你不要管他们说什么。


  可他摇摇头,说蔡蔡他们说得是真的。


  那天晚上,十八岁的男孩一层一层地剥开光鲜亮丽的糖纸,尝到他的小男孩是甜的,柔软地,一点点融化。


  他和别人是不一样的。那些隐秘的秘密像紧闭的紫藤花,独一朵从藤上掉下来,在风中打了几个旋儿,然后被蔡程昱柔柔地握进手里。


  他的小男孩是世界上唯一一朵不一样的紫藤花。


  十八岁高考结束的那个夏天,他们在空无一人的天台等一颗星星。方书剑盘腿坐在地上,蔡程昱将外套披在方书剑的肩膀上,然后坐在他旁边和他一起望着漆黑无光的天幕。


  我们会遇见星星吗?方书剑问他,扣住他的手背,温热从指尖蔓延。会。蔡程昱反手抓住他,把他揉进掌心。


  我能给你什么?空无一人的天台与暗淡的天空,夏夜粘稠湿热的晚风,和降落的星星。


  方儿,方儿,方书剑。


  星辰从远方而来,在爱情面前,我们总是沉默。


  他们会说方书剑有病,说他是女孩子,可蔡程昱不会觉得。他只觉得他漂亮,是永远漂亮的小男孩。


  方书剑想起来蔡程昱喊他去放烟火。


  蔡程昱牵着他一路跑到小花园,一座小小的人工湖,湖面偷了天色,路灯悄悄撒了一把星星,像精灵的眼睛。


  他们考上大学的第一个中秋节,月亮就着昏黄的灯光,低飞的蜻蜓和流动的鱼,蔡程昱沿着河岸点燃了第一个烟火,然后拉着方书剑迅速跑远,把他抱在怀里。方书剑轻巧地探出头来,刚好看到烟花冲上云霄然后绽开,坠落的火点像十八岁的暑假他们等来的那场流星。


  他们隔岸看对面的烟火大会,花色比路灯脆弱的灯光更亮几分,月光来自燃烧的月亮,光点在城市的玻璃上坠落炸开,未入睡的城市再次醒来,转瞬即逝的美丽争先恐后地奔赴盛大的死亡。


  他们逆着烟火的光拥吻,像一场灿烂的遇见。



延迟祝大家中秋快乐。